主页 > 赛事趣闻 >

你可以不看棒球,但绝不能不知道洋基和红袜的

在中国,知道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(Major League Baseball,后文简称MLB)的人可能不多,但是不知道纽约洋基队和波士顿红袜队的人就很少了。尤其是有着两队队标的潮牌单品,更是成为带货明星出街的百搭神器。在MLB,洋基、红袜不仅是流量担当,两队之间跨越百年的世仇也是球迷间的骨灰话题。

如今,这场横跨世纪的爱恨情仇又有了新续文!即使不看棒球只看剧情,新仇加旧恨,都无疑是世界体坛中又一场好故事。今天就跟圈哥一起来划知识点,下次穿起"NY"标都会觉得有情怀。

文/ 葛 思文  编辑/ 郭 晓凤

在近日刚刚结束的MLB美联分区赛第四场的比赛中,红袜和洋基这两支百年死敌的明星球队,再次在洋基队的主场纽约相遇。

 

虽然遭遇9局满垒的惊魂时刻,但红袜队最终过关4:3击败洋基,以总比分3:1赢得了系列赛,从而挺进美联冠军赛。至此,这对死敌的恩怨故事本赛季暂时画上了休止符。

说到这两支球队在季后赛的相遇,背后的意义就远远不止一场棒球比赛那么简单。它们之间惊情百年的爱恨情仇,不仅有猜忌、怨怼和仇恨,更有诡谲的诅咒......

基袜百年战役时间轴

这么好的体育故事早已成为美国人民津津乐道的谈资,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复习一下这段缠绵悱恻的“基袜”情。

“基袜”见面,分外眼红

洋基与红袜,在MLB的竞争史中已经整整对抗了百余个赛季,在全美乃至全球所有体育俱乐部的竞争排行榜上,都堪称独树一帜的存在。两队之间的较量更是被很多人形容为“体育界最大的战争”不论何时何地,只要“基袜”组CP都会引来全美的高配注目礼。

 

MLB赛事的全国转播商包括了Fox/FS1、ESPN和MLB.com,三家大媒体都有一条熟谙于心的不成文规定:只要碰到“基袜”之间的直接对话,不论双方排名相差多少,都会把这场比赛自动升级为全国直播。而“基袜”的化学反应也从来没有让媒体爸爸们失望,它们的交锋基本都是整个赛季收视率最好的比赛之一。

1973年乔治·斯泰因布里纳,以880万美元从CBS(哥伦比亚广播公司)手中买下洋基队,自其入主以来,球队已经获得7次世界大赛冠军和11次联盟冠军,市值比收购前上涨了6627%。

著名导演斯派克·李戴着“NY”标志的帽子亮相红毯

在《福布斯》今年发布的MLB估值排行榜中,洋基队的市值更是达到了40亿美元,连续21年成为MLB榜单中的榜首。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世界上仅有两家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市值达到40亿美元以上:一支为NFL(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)的达拉斯牛仔队,另一支便是纽约洋基队。而榜单中估值前五的队伍全部来自大都市:

道奇队:30亿美元

小熊队:29亿美元

巨人队:28.5亿美元

红袜队:28亿美元

洋基的传奇球星—— Derek Jeter

Old school波士顿 VS New school纽约

其实两支球队的恩怨,从两座城市兴起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。大都会之间的相互鄙视,在世界各地都是司空见惯的。早在美国独立战争爆发之前,波士顿和纽约就已经是分外眼红的竞争对手。

波士顿成立一个多世纪以来,可以说是美国的教育、文化、艺术及经济中心。它是离欧洲最近的美国港口,集中了全美的制造业和精英学校,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这一领先地位。在这段时间里,纽约经常被人瞧不起,相比历史感深厚的波士顿,纽约被认为是一个肮脏的、人口过剩的暴发户城市。

到了19世纪,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伊利运河终点站,纽约的经济实力逐渐超过了波士顿。这刺激了制造业、航运、保险和金融服务行业的大幅增长,纽约人口也开始大幅度增加。

20世纪初,以波士顿为核心的经济发展局面彻底改变。纽约,尤其是华尔街,成为了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中心。

这期间两座城市甚至产生了两种不同版本的早期棒球!在波士顿被称为“麻省比赛”的运动是在一个有四个垒包、中间有本垒的场地上进行的;而由纽约尼克博克俱乐部推广的“纽约游戏”(New York Game),则是在三垒基础上进行。“纽约游戏”在美国南北战争后传遍全国,成为现代棒球的基础。

而多年来,两队之间的C位之战也同样遵循着各自城市的发展规律。在棒球诞生的早期,波士顿遥遥领先于纽约。直到1901年美国联盟成立初期,红袜队在短短18年里,6度称霸美联、并且拿下5座世界大赛冠军。而彼时的纽约洋基,多数时间仅仅是一支B级球队,最好的战绩也只拿过两次美联的第2名。此时的洋基还不能对红袜的统治级地位构成威胁。

剧情的转折点就出现在1919年,红袜队老板哈利·弗拉兹为了旗下的音乐剧能在百老汇的上映计划中筹措资金,把队中的明星球员二刀流贝比·鲁斯卖给了洋基队,请记住贝比·鲁斯这个名字,因为他整整改变了两队未来一个世纪的事业线。

被卖掉的贝比·鲁斯盛怒之下向那些不知内情的球迷说:

“我从没想到要离开波士顿,但那些老板……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,如果我要承担叛徒的名声,那么红袜就要以永远夺不了冠军作为代价。”

而这,就是美国体育史上最著名的“圣婴诅咒”,又称贝比·鲁斯魔咒。


上一篇:21世纪最伟大日本运动员都有谁?羽生结弦遭棒球
下一篇:美国不平等的童年现象:体育运动如何破题